</p>一拥而...上?

没有必要。

“悠着点...”

周南话还没说完,身边人影一闪,简子丹已冲出瞬间拿下。

默默收回未完的话。

也没啥,就是想到一些爆Z物状态应该不是很稳定。

但既然没炸,那就无事了。

话说这还没出京都呢,怎么看起来就不像“度假”模式的节奏呢?开局不利呀。

周南心底默默吐了个槽,然后发现距离嫌疑人最近的段新立表情依旧很干,但从眼神来看,这货绝对的习以为常。

分工明确吗?就不是很懂你们刑总的人。

“别动!”

“老实点!”

虽然没动上手,但一群大老爷们也不能光旁观无所事事不是?于是大家“帮衬”着喊了两句,多少有点多余,因为石膏男被死死压在地上,抬下胳膊都费劲的那种。

为避免引起周边群众恐慌,周南随后也慢悠悠补了句,“警察!”

简子丹闻言一晃悠,好悬没撒手,这货能不能稍微有点正形?

周队长觉着自己挺正经的,起码此话一出,周边吃瓜众顿时秩序了起来,除了拿出手机拍视频,没啥多余大动作。

石膏男虽不能动,嘴却没闲着,“警察?警察就能乱动手?大家来看啊,警察打人啦!”

嚯,深谙舆论导向之道啊。

可惜他不知道,方圆五米内“看热闹”的,都是警察,外圈又有周南打的“预防针”,丫企图趁乱逃脱的小把戏自然没戏。

段新立俯身凑近石膏男仔细闻了闻,指了指手臂中段某处,“这里。”

团里反K与特警总队的同行孟虎主动上前,“确定?三聚过氧丙酮可号称撒旦之母,P这种烈性Z药一般人很难搞到的。”

段新立起身,不屑回应。

这么易挨打的性格能顺利长大,也挺不容易的。

周南深度怀疑什么“日常让张队吃瘪”不过是简子丹随口一说,以这货这几分钟的表现来看,绝不是针对某个人,就差直说在座的各位都是乐色了,也不知道罗胜是咋“降服”的。

石膏男胳膊上明显只是普通型石膏,直接拆除绷带,即可取下。

孟虎动作麻利,分分钟搞定。

石膏男神情慌乱,“我的手!断了!你们不要乱来!”

这不合常理的表现,愈发证实了众警的想法。

好在,人被控制住了。

过氧丙酮大家可能不太熟,但说到P,那就大名鼎鼎了。

“这次可多亏了小段,要真被他带上飞机,那后果可不堪设想,”付局夸赞。

没记错的话,数分钟前,付局的夸赞对象还是周某人来着。好些围观众眼神顿时就意味深长起来,尽管当事人周南并没啥感触。

这种场合,一般人少不得谦虚几句。高低来句“我大华夏本就和谐稳定人民安居乐业”,至不济也得来句“即便没有我,机场安检也不是白搭的”之类之类吧。

但在段新立这,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儿。只见小伙象征性的扯了下嘴角,这就算是回应过了?

好家伙,也算是相当给领导面子了,毕竟之前这厮对别人,那是一个眼神都欠奉的。

局面控制住了,孟虎却没放松警惕,“如果是P,以我的经验来看不可能只有他一个人。”

同伙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