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48章,被压榨的三兄弟(1 / 2)

</p>眼见着王佩兰怕得快要哭出来,苏尹月赶紧又说:“别哭,你一哭,我的头就真的是疼了。”

儿子大了不亲娘,她怕燕禹会恼了自己。

王佩兰只好生生忍住。

宝若见状,赶紧过来扶着王佩兰起来:“太子妃不用惊怕,陛下和娘娘根本没将那些弹劾奏章放在心上,还命人直接拿去烧了,连看都没看。”

王佩兰愣愣的。

苏尹月知道她性子有点软,又是深受封建思想的荼毒,一旦发生点什么事情,大臣们都爱推女子出来背锅。

不然,历史上哪能有这么多的祸国殃民的妖妃。

“母后,儿臣实在有愧。”王佩兰低着头。

“佩兰,若阿禹在朝堂上有什么事做错了,那是他的问题,他的责任,不需要你来负责任。”苏尹月正色说道,“虽说你是太子妃,群臣可以进言弹劾,但此事甚小,他们小题大做,你是不用放在心上的。”

“可儿臣是太子妃,理应劝诫太子为国为民,处理好朝政。”王佩兰觉得,这是自己该做的,也是必须要做的。

这会儿,就轮到楚霁风不高兴了。

“太子是人,朕也是人,又不是铁打的,休息几日还不成了?若朕每日都要在内阁理事,恐怕活不过五十吧?”楚霁风冷冷说道,“那些大臣就是没事找事做,一个个闲得慌,不管自家的事,反而来管朕的家事,怕是活腻了吧?”

都说做皇帝好,他就没觉得好到哪里去!

幸亏他两个儿子还算有点能耐,不然他真的会早早归西。

王佩兰不由得想起那年,燕泓劳累过度得了病,整整歇息了一个月。

她心里满是惊怕,人是有私心的,这是她的夫君,与她携手一生的人,她宁愿他们遭受点骂名,也不愿他的身体出任何问题。

燕禹此时一脸感动:“父皇,那你回来过年啊,儿臣需要你,黎国也需要你。”

楚霁风意味深长的笑了笑:“想得美,说了七个月便是七个月,少一天也不行。”

燕禹蔫了。

他好苦啊,父皇出去耍,哥哥也出去耍。

苏尹月安慰道:“纯宝会与我们一同前去,估计也会留在东宁过年,你哥哥不会跟着,有事儿,你们兄弟两商量着办。”

虽然东宁那边每年都会有使臣前来,但她十多年没见过父王和弟弟了。

书信上说,父王的身体越发不好,已经不大会认人了。

苏尹月怕此次不去,就会有遗憾。

“宝……”燕禹改了口,“嫂嫂跟着你们去,独留哥哥一人在这里?他们答应了?”

燕泓和李纯宝早就成了婚,两人经常在外。

他和王佩兰大婚,两人也就是回来两日,翌日又走了。

美其名曰,国营医馆还是需要巡查和补充物资,百姓离不开他们!

“当然,朕不在这里,你一人难撑大局。”楚霁风说道。

燕禹:“……”

为什么他父皇可以面无表情说出这么自恋的话?

你要觉得儿子不行,那你就留下啊,为什么还要离开七个月那么久?!

不过想到哥嫂要分离好一阵子,而他和王佩兰还是可以甜甜美美的每日相见,他心里一下子平衡了不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