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1、防不胜防(1 / 2)

“哈~~~哈~~~~哈!”一窜银铃般的笑声,在林中响彻!此刻,那邪恶女的孩儿,笑得是花枝乱颤,前仰后合。

她咋这么开心?那是因为,当太史言听到她的问话后,在一气之下,磨牙磕齿的回答了她一句:“我看见你一肚子坏水儿,尿急找不着厕所,差点儿没憋死!”

不过,她这一笑不要紧,太史言可有点儿,替她手中的韩小智担心。那个身穿,蓝底白襟户外服的小胖子,像只得了脑瘫的肥猫,被女孩儿拎着后领,身体软堆在地上。

随着那女孩儿,笑不可支时身体的抖动,她手中短斧,飞薄的斧刃儿,在那肥肉堆出褶儿的胖脖子上,蹭来蹭去的。太史言还真怕她,一个不小心,再把这小胖子,给抹了脖子。

为了分散这女孩儿的注意力,他急忙一抬手说道:“行了,我都告诉你了。只要你把人质交给我,这次,我可以放你一马!”

只见那女孩儿,慢慢收住了笑声,直起腰来,一噘小嘴,做了个嗔怪的表情。

虽然,她的姿色普通。但,灵动的双眸,却媚光盈韵.

“小莫哥哥,你可真会开玩笑!虽然很幽默,可是不是有点儿粗俗啊?

哪儿有人,总想看人家女孩子,急着找卫生间啊?

再说,这荒山野岭的,真要是内急,就地解决一下,也不为过吧?

哦~~~~?难不成,你是想看我的……!”说道这儿,她还佯装娇羞的,向太史言抛了个媚眼儿。

这可把太史言气的够呛,他在心中暗骂:“我擦!这小妖女,果然不要脸。这种话,她都说得出口。

居然敢叫我‘小莫哥哥’!?哪儿就跟我这儿自来熟啊?怎么跟当初见到卡蜜拉,有点儿似曾相识的感觉。”

不过,由于气冲上脑,他竟然鬼使神差的呛出了一句:“你少跟我来这套,谁是你哥?

谁脑子进水了,愿意看你脱裤子?好!就算我敢看,你敢尿吗……?”

这话一出口,不止他自己,马上就后悔了。就连对面这女孩儿,也听了个措手不及。惊讶得,大瞪着一对杏目,微张着小嘴,愣是半天没合上!两人隔着5,6米,就这样涅呆呆相视而立。

两秒过去了,一阵尴尬的冷风,从两人中间旋过,吹得林木枝摇叶摆,遍地花草点头。

对于太史言,这漫长的一秒钟里,脑海中的老毒,只对他说了一句话:“牛逼!我敬你是条尿性的硬汉!”

而面显窘迫的太史言,终于又磕磕绊绊的,对那女孩儿冒出了一句:“别……别废话了,你到底放不放人?”

这时,又见那女孩,喉咙微微颤动,紧抿着嘴唇,两腮一鼓一鼓的,一双杏眼,都快眯成一条缝了。明显是拼命憋着,不让自己笑出声来。

可最后,只听“噗”的一声,这女孩终于忍不住,再次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
可不管她怎么笑得全身乱颤,手中的短斧,却始终没离开,韩小智的脖子。

不过,太史言的心里,可是一清二楚,小妖女的摆出这种架势,多半是为了警示自己。

其实,她要瞬杀韩小智,根本不必动用什么武器。

这女孩儿敢在自己面前,嬉皮笑脸,从容不迫。即便排除幻术,对她的实力,自己也绝对不能掉以轻心。

要救韩小智,如果自己想用强,就必须瞬间制服这个女孩儿。那就必须动用,白焰的力量。不然,只用冰雷属性的源力,他根本没这个信心。

他的冰雷源力技能,连那帮面具人,都收拾不了。何况,这小妖女,还是他们的头目。

如果,自己要冲过去,靠近战降服这女孩儿?那韩小智的安危,他就更加无法保证了。

这也是他,一直踌躇不前,犹豫不定的原因。他在脑海里,向老毒抱怨道:“毒哥,你不是说,啃了那三个老妖怪之后,就不会再遇到什么强敌了吗?我怎么有种感觉,这小妖女,比他们还难对付呢?”

“废话,我又不是什么大仙儿,能未卜先知。我都说了,我一切的预判,都基于我所掌握的信息。

这小丫头,突然冒出来,那是属于形势发展中的变量。啥叫变量懂不?这是统计学,可不是纯函数关系中的……!我擦,老毛病又范了。总之,这种事,我也没辙。

不过,我可得提醒你,这是在西元洲大陆,可没有什么,卫星信号的屏蔽。这种情况下,诺林的触角能伸得多长,我不太好判断。

你可不能随便动用,白小妞和白小豆子的能量,施展出外放的技能”老毒严肃的说道。

“啊?这可难办了,光凭冰雷源力,根本不道。

“好狡猾的家伙,她在拖延时间,等待着同伙的援助,这还真是有点儿棘手!”老毒的话音未落,太史言就在神念中发现,有8条身影,冲进他身后的感知范围,正在极速向他们靠近。

太史言知道,这是刚才那8个,想围攻他的面具人,追上来了。

“哼哼!,她以为这样,就能难倒咱们吗?”老毒还在冷笑的说着。

但下一幕发生的事,令老毒和太史言,都有些始料未及。

就在那8个面具人,落在太史身后,抡起手中的流星锤,刚摆出个要围攻的阵势。

就听那女孩儿,空灵冷溢的话音响起:“别在这儿丢人现眼了,你们想找死吗?赶紧滚开!”

“我擦,这什么情况?呃~~~~!”老毒当时就跟吃了瘪一样,拖出了一个长音。

太史言也愣愣的,看着这个女孩儿。不由自主的,在脑海里叫了声:“是啊毒哥,这什么情况啊……?”

“先别问我,她要讲故事,你就先让她讲。我想静一静,程序有点儿乱!”老毒郁闷的说道。

“额~~~~!”太史言也是无话可说。

就在那8个面具人,对那女孩儿一躬身,一言不发,向8个不同方向腾身而走后。太史言这才,故作沉稳的说道:“好啊!你说说吧!”

“嗯!小莫哥哥,你愿意听,我真的很开心。可惜,是在这种难堪的情况下,有人愿意聆听我的故事。要是,能换个地方,咱们是另一种关系,那就太惬意了。

比如说,在环境优雅的甜品沙龙,或者风景秀丽的旅游景点。咱们是一对儿好朋友,或者是……更好的关系!咱们倾心交谈,追思过往。哎!那是多么令人愉悦舒畅的气氛啊?

小莫哥哥,人生中有一些快慰之事,不就是这样吗?与三五知己,小坐菲酌,倾吐心声……!”女孩儿细声细气,慢条斯理的说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