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65 屠龙!!)(1 / 2)

九星之主 2776 字 9天前

</p>6月22日。

这终将会成为一个将被载入史册的日子。

一句话:雪燃军,要屠龙!

这是北方雪境历史上第一次主动出击,去面对历史上带给华夏无尽伤痛的雪境龙族!

无论帝国人如何怨声载道、哭声阵阵,在帝王锦玉的强硬命令之下,数十万帝国人也只能排队出城,不敢有片刻耽搁。

“呜呜呜呜”

“嘘!”

“别哭了!你小点声,想害死我们吗?”城门内外一片人头攒动,弥漫着悲伤、惶恐的气息。

城门楼上,荣陶陶手里拿着冰凉的肉条,突然感觉食物失去了应有的滋味。

看着下方低垂着脑袋、踉跄前行的帝国人,荣陶陶心里也清楚,被强行赶出家园的人们,对未来是迷茫的,更是恐惧的。

如果换做是荣陶陶,也会有这样的惶恐吧。

人族如神兵天降,战斗、围城、渗透、夺权。

一系列计策、行动打的帝国毫无招架之力,最终,当人族得逞之时,帝国普通民众还被蒙在鼓里。

当帝国人亲眼看到人族的兵马涌入城池之时,才发现这帝国换了主人。

元代文学家张养浩曾有一篇散曲,其中有这一句话:兴,百姓苦。亡,百姓苦。

一句话,道尽了乱世中的平民疾苦。

也许帝国人民还曾有过幻想。

人族兵不血刃的拿下了城池,并差遣帝国将领深入各个城区安抚人们,从始至终,帝国内部没有大规模的反抗、更无战火弥漫。

帝国人,也许还梦想着继续在这座城池中生活,无论日子过得更好还是更坏,这些都无所谓,逆来顺受早已成为了求生的本能,然而......

昨夜的一道命令,将帝国人的美梦彻底碾碎了。

搬迁?出城?

搬去哪?哪里还有比莲花之下更适合生存的地方?

人族是要把我们驱赶到城外,而后处死吗?

即便是不处死...帝国周边那些被欺压、奴役的部落民,会放过我们吗?

恐惧的情绪,充斥在每个帝国人的心头,但即便如此,依旧没有任何人敢反抗。

在帝国将领们的看管之下,数十万毫不知情的帝国人,一批批被押送到了雪林边缘,去往了莲花庇护范围内最边界的位置。

对于被赶出来的帝国人,部落民都在观望。

毫无疑问的是,帝国人数量众多,哪怕是周边部落民对其恨之入骨,也不敢贸然上去报复。

就在这样凝重、压抑的氛围之下,帝国人到底还是来到了临时落脚处。

纵然心中有千般不愿、万般惶恐,数十万帝国人也拗不过统治阶层的命令。

不知道自己未来命运几何的帝国人,只能在心中不断的祈祷,这一刻,它们似乎也只剩下了祈祷。

关于屠龙这种事,荣陶陶当然不可能大肆的宣扬,不可能跟数十万帝国人交代清楚。

其实搬迁这件事,是为了避免无辜伤亡,但显然,毫不知情的帝国人会错了意。

城门楼上,高凌薇负手而立,望着城门内外缓缓挪动的黑压压一片人群,她心中也忍不住叹了口气。

女孩转过头来,却是发现荣陶陶手里拿着肉干,正对着下方一个孩子发呆。

与其他人不同的是,这只雪狱斗士幼崽似乎并不为自己的未来感到担忧。

年幼的它,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它只是睁着猩红色的眼睛,坐在父亲的脖颈上,好奇的回首望着荣陶陶。

“我们是为了保护它们的性命。”高凌薇轻声开口。

“嗯。”荣陶陶回过神来,将肉条塞进了嘴里,使劲嚼了嚼。

“你我都听了很多龙族的故事了,梅校长也讲过亲身的经历。这偌大的城池,也许会被彻底摧毁。”高凌薇自然垂下的手掌,触碰着荣陶陶搭在腿侧的手,“但是只要有人,这里就能重建。”

“是这个理儿。”荣陶陶轻声说着,扭头看向了女孩,“我们已经足够强了。”

高凌薇微微挑眉,好像知晓荣陶陶接下来的话语走向。

果不其然,荣陶陶开口道:“只要我们做好万全准备,给予龙族致命一击,也许这偌大的帝国不需要坍塌。”

高凌薇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,抬起手,理了理荣陶陶那已经长长了的天然卷儿:“一切都结束后,我帮你理理吧。”

荣陶陶:“跟我在这立fl是不是?”

高凌薇眼中的笑意却是愈发的浓郁:“然后我陪你去见妈妈,亲口告诉他,这小半年来你都做了什么。”

对,插!

你就使劲给我插昂!

荣陶陶看着高凌薇,恶狠狠的撕下了一口肉条。

插吧,既然是要登上舞台的将军,无论大小,身上总是要插满旗帜的。

后方,石楼开口道:“还差最后一批松雪智叟了,宫殿那边传来消息,希望我们回去。”

“走。”高凌薇轻声说着,转过身的同时,却是一手搭在了石楼的肩膀上,“怕不怕?”

在高凌薇面前,一向以沉稳、大气示人的石楼,也难得露出了些女孩姿态,小声不依:“薇姐。”

“你知道我不会允许你们姐妹俩留在帝国内的。”高凌薇拍了拍石楼的肩膀,态度友好,但话语的内容却满是命令,“做好心理准备,这是命令。”

石楼默默的垂下了头,事实上,她心里也藏有一个秘密,她能感觉到,自己马上就要突破进入到少魂校段位了。

少魂校,一个承载着荣誉与骄傲的段位,一个被无数魂武者苦苦追求、但却可望而不可即的段位。

临近毕业季,石楼终于凭借着天赋异禀、莲花福佑、旋涡征战、军旅生涯而触碰到了它,对于世人而言,这就是一个奇迹。

但是对于眼前的高凌薇、荣陶陶而言,石楼差了不止一星半点儿。

世人引以为傲的段位等级,却让石楼连站在帝国城内参战的资格都没有。

同样,对于高凌薇的命令,石楼也没有反抗的资格。

石楼已经预想到了自己的未来,她会和妹妹一起,在城外的雪林边缘,遥望着这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,祈祷着淘淘和大薇无恙。

石楼的另一个肩膀上,荣陶陶的手肘突然架了上来。

这个昔日里被当做“校园欺凌”的动作,反而成了荣陶陶和楼兰姐妹的有爱互动方式:“烤好了肉,等我和你薇姐回去吃啊。”

石楼无奈的点了点头:“好的。”

荣陶陶面色有些古怪,突发奇想:“对了,以后我跟你薇姐结婚了,你是叫我姐夫啊,还是叫她嫂子啊?”

不就是插旗嘛

好像谁不会似的!

石楼:“......”

这个问题,本质上是问石楼跟谁的关系更近。

就很恼人!

石楼突然有种感觉,自己就像是小孩子似的,被爸爸妈妈不断追问:你更爱爸爸,还是更爱妈妈?

石楼自认为,自己应该是更爱妈妈...呃,不是,是跟高凌薇关系更近!

石楼也很确定,妹妹石兰应该跟荣陶陶关系更近。

毕竟高凌薇从昔日里的锋芒太盛,变成了现在的不怒自威,给人的压迫感从来都有,只是强与弱的问题。而且从始至终,高凌薇对姐妹俩都比较严厉。

反观这吊儿郎当的荣陶陶......

不用想,石兰必然更愿意跟荣陶陶一起玩耍。

要不,我们姐妹俩分开叫?

后方,警卫员何天问看着三个年轻人,心中也满是感慨。

他参军入伍多年,早已经习惯了部队的运转方式,而自从跟荣陶陶一起执行任务之后,无论走到哪里,似乎都多了一丝人情味。

这样也挺好的。

笑一笑、闹一闹,然后再去面对人生的终极一战,苦中作乐呗......

由于松雪智叟一族都在龙族栖息地周边伫立,一旦它们离开,难免会引起龙族的警觉。所以在松雪智叟一族尚未动身之时,帝国的大殿上,已经开起了战前会议。

留下来的战力有很多。

锦玉妖一族、雪月蛇妖一族。

这两个种族各出了一千兵马,雪月蛇妖算是留有余力,但锦玉妖真的是全力以赴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