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29章 第一七五章 蜉蝣哪堪比天地 万象去罢见众生(六)(1 / 2)

赘婿 愤怒的香蕉 3366 字 9天前

城市在混乱之中过去了一晚。

临近天明时,两道身影在黑暗中蹦蹦跳跳地往五湖客栈这边过来,他们鬼鬼祟祟地看清楚了周围的状况,才在附近的河道边上脱了衣服,将自己简单地清洗一下。

秋日的凌晨河水颇凉,但对于这两道身影来说,都算不得什么大事。重点清理了身上以及衣服上沾的古怪粉末以及气味后,两道身影还做了一次反省。

“大意了啊……”

“嗯嗯,坏人那边也是有高手的……”

“最后那个武功很高呀……”

两人如此总结一番,俨然有种“劫后余生”的庆幸感,随后简单地穿上衣服,才又一路鬼鬼祟祟地去到五湖客栈的侧面,翻了墙从窗户口进入二楼角落的小房间里。

……

光芒从东面的天际渗出,江宁城里,是一个阴天。。。

公平党五方都有参与的厮杀乱局中在城内渐渐平息,部分的街道上犹有火场在哔啵燃烧,但负责维持秩序的人渐渐多起来了。小队小队的士兵推着水龙车前去救灾,一些人在打捞起河面上漂浮着的尸体与布袋。

一晚上的冲突,虽然说起来各方都有参与,但整个混乱的场面也主要集中在小半个城市里。部分早就摩擦激烈的地方成为了主战场,一些势力较为凝固的坊市并未受到波及。这里头也有公平党五方对于“开大会”的某种认知默契在。

太阳升起后,明面上的厮杀平息下来,各方势力都在忙着汇总与评估自己在这一晚遭受到的损失、又或是取得的成绩。

上午过半,一晚未睡的卫昫文才去到城市东头,去查看一片状况最为糟糕的凶案现场。

“武林盟主龙傲天、齐天小圣孙悟空——到此一游。天杀,杀杀杀!”

看到这歪歪扭扭的一排字时,卫昫文的眼角委实是抑制不住地抽动了几下。而院子里一排的尸体都在证明着入侵者的凶残,他着重查看了几人身上的刀口。

凶案的现场还不止这一处,在来到这边之前,他已经去看过了另一片出事的现场。那是属于“阎罗王”名下的一个中型的地盘,就在凌晨接近天明的那段时间,发生的爆炸炸塌了三四间房子,造成了部分的损伤。

“所以……事情是在这里开始的……”卫昫文将双手抱在胸前,神色抑郁地看着这一切,“这两个……叫做龙傲天、和孙悟空的……东西……冲进这里,首先杀了守在这边的……那个谁……”

他指了指先前曾被插在墙壁上的小头目。身侧的人探过头来,道:“胡海。”

“……所以他们首先杀了这个什么海,放了示警的烟花,过了一会儿,这个叫于成的,带人过来查看,骑了一匹马,然后被人当着所有人的面,用绳子套住了,扬长而去。在路上被石头磕到了头,直接磕死了……”

“……再然后,这个武林盟主龙傲天,跟什么叫齐天小圣孙悟空的,仍然没有善罢甘休,等到咱们的黄万勇黄将军再过来查看了一遍,他们就跟着黄将军去了那边街上,悄悄埋伏,到了天快亮,估计大家都睡了,这两个……东西,就想要向黄将军出手,谁知道被黄将军发现了,出来追赶。”

“……黄万勇没想到对方在后墙放了桶炸药,可能也不是为了炸他,只是被发现后点了就跑,黄万勇出来追赶,结果连他一起被炸药炸死。而因为黄将军住的那边也备了炸药,所以直接炸了四五间房……现在你们觉得,这两个人是冲我来的……”

卫昫文的目光扫过在场的众人,又看了看那“天杀杀杀杀”的难看字迹。

有人低头道:“这二人武艺高强,此时出现,我们恐怕他们是此次随长辈入城的大族子弟,家学渊源。”

卫昫文伸出手,一巴掌挥在了对方脸上。

“写出这种狗屁字,他家学渊源个屁啊!你们这帮狗东西今天就回去给我练字,用不着半个月你们就写得比这里好看!家学渊源!我让你们通通渊源一次!我呸——”

目光又扫了扫扭曲的字迹,昨晚这边事情发生的时候,他应该也在城市的另一边准备抓人。此时虽然说不出来,倒油然有了一种“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,深渊也在凝视你”的怪异心情。

只不过有的深渊比较正经,有的深渊,极其扯淡……

“让卢显安排人,抓住他们。”卫昫文挥了挥手,做出了布置,“我要教他们写字!”

……

天空中降下来的光像是灰色的,原野之上,云飞雾走。

“找陈三。”

下午,城南的东升客栈,有人报出了这个名号。

游鸿卓从楼上下来时,有些意外地看到了身上打着绷带的安惜福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“出了一点意外,边走边聊。”

安惜福左边的手臂受了伤,身上散发着些微的药味,此时笑了笑,转身朝客栈外走去。

天阴欲雨,路上的行人大都神色匆忙,有的是赶着回家的,有的收拾了包裹准备出城。

“兵荒马乱。”安惜福微笑着说道,“本来以为,公平党这次开大会,向整个天下开放态度,跟西南的大会一样,会是一件好事,所以大家伙儿赶着来了,原本住在城里的人也不忙着出去。到了昨天晚上才发现,没有统一的公平党五方,个个都像是疯子,所以你看看,今天出城的几条路都堵住了。”

“听说,打归打,今天早上这几方的人还是首先保证了城里城外的物资、粮食运送。这说明他们也不是想把所有人都吓跑。”游鸿卓道。

安惜福点了点头:“这一次从晋地匆匆忙忙的过来,我们原本也把这件事想得简单了一些。你看,五方开大会,争取的都是天下各方的意向和帮忙,对于各方的代表,他们理所当然的不至于随便得罪……不过苗铮的这件事,让我们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,有些新的变动。”

“苗铮找到了?”

“他昨天下午发信跟我们联系,约了见面的地方。”

“那我怎么……”

游鸿卓微微有些犹豫,苗铮的这条线是梁思乙在跟,而这几天游鸿卓与梁思乙搭档探了“阎罗王”的几处地方,并无所获。理论上来说,对方既然找过来,这边应该继续让梁思乙去接头才对。

“我觉得有诈,所以没通知思乙。”安惜福道。

游鸿卓蹙起眉头,望向安惜福身上的伤,安惜福笑笑,用右手手指在左臂上点了点:“确实有诈……好在我做了准备。”

“那苗铮……”

“……他恐怕……要出事了。”

街道上有稀稀拉拉的行人往来,两人穿过阴霾天色下的街道,此时都沉默了一阵,风吹过街道,刮起落叶起伏。

“梁姑娘那边……怎么看这件事……”

“游兄弟,你觉得,我们这边为什么会联络你帮忙?”

“嗯?”

“这次过来的人,说多不多,说少也不少,我们来到江宁,跟以往摩尼教中的老同志联络,这样那样的帮手也能找到一些。我忽然找游少侠你帮忙,当中的理由,游少侠是不是也有过一些猜测?”

安惜福转过头来,目光望着游鸿卓,他的这番话,说得就颇为直接了。江湖这么大,彼此都不是新手、菜鸟了,这种远距离的行动,吸收进来一个不可信的人,就可能导致全军覆没。为什么会直接信任你,找你帮忙,仅仅因为当年并肩作战过?就觉得你一定可信……这样的问题过于功利,并不礼貌,但游鸿卓当然是想过的。

不过他看着安惜福,没有说话。

安惜福顿了顿,这个时间里,天上滴下稀疏的水滴来,两人穿过街道,去往路旁的屋檐。

“思乙是个很有责任心的姑娘。”

“……但有些时候,她把自己逼得太厉害。”

“……当然这也怪不得她,这些年在晋地的战场上,她送了很多的兄弟姐妹走。她年纪轻轻,未必能看得透这些事情……”

秋雨渐渐的在长街上降下来了,两人站在屋檐下,安惜福说着这些话,游鸿卓听了一阵。看着雨。

“我在西南的时候,听说那边有些叫做心理辅导的课程。说是大家在战场上成天杀人、或者看着兄弟姐妹牺牲了,心里头很容易不……不健康,对这些人,就可以做一些……心理辅导,实在是很厉害的事情……”

安惜福笑起来,叹了口气:“北边这些年太苦了,王帅这个人性格极端,但又没钱没粮,很多时候顾不了那么多事情。当年为了筹钱筹粮,不得已的、甚至是对不住人的坏事,也是做过许多的……”

他说到这里,扭头望了望游鸿卓,见游鸿卓只是仔细听着,方才继续道:“宁毅这人婆婆妈妈,从来都有些奇奇怪怪的瞎讲究,当年在杭州,便用那人人平等的理念将西瓜和陈凡骗得五迷三道的,如今你看这江南……”

他说着,伸手指了指前方雨幕中在街上奔走的行人:“当年圣公要平等,今天公平党要平等,未来还有许多人要平等,但不管想法如何好,具体怎么做到,才是真正的大事……当今整个天下,只有西南那边,能够稍微讲究一些、婆妈一点了,至于我们,恐怕还得慢慢将就,慢慢来……”